寿光法院金融借款合同案件分析

栏目:法治视野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7-10-21

 金融借款合同案件是商事纠纷中占比例比较大的一类典型商事案件,该类案件与国家金融政策、调控走向、经济质量、价值取向关系密切,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风向标。从寿光法院近三年受理的此类案件看,总体呈现上升趋。

 分析意见

(1)前三年度借款担保同案件呈现稳中有升的特点,基本占到所有商事案件的20%左右,原告以农村信用社为主,被告多数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自然人成员,收结案基本均衡;   

(2)2013年度开始,此类案件呈现突发性增长,与自2012年度开始国家开始调控房地产、紧缩银根的金融政策,影响到部分产业链的效益和下游借款人,部分借款人、担保人连锁性失去偿还能力形成案件;部分企业以民间借贷的方式借用高利贷,在去年开始的民间借贷雪崩式的瓦解中未能幸免,沉重的负担让其失去偿还能力;企业盲目上项目、扩规模,自有资金少、贷款多,金融政策一旦收紧,企业资金链就会出现问题;部分失信企业负责人跑路带来恐慌,带来连锁性反应,银行采取提前收贷等避险措施,并由此牵连到担保企业。    

(3)诉讼主体多元化。2012年以前的案件基本是农村信用社起诉的案件,从2012年度开始,小额贷款公司起诉的案件开始出现,以后比例逐渐上升;农业银行、邮政储蓄银行、中国银行等以前少有案件的银行陆续提起诉讼。案件增多与当前国家放宽金融准入许可,金融机构与放贷主体日趋增多有直接关系。   

 (4)金融监管引导不到位。没有及早提出风险预警并采取适当的干预措施,提前避免风险的引导缺失,导致市场波动后纠纷集中性爆发。 

案件特点

案件呈现“三多”特点。一是案件当事人多。多数案件都有担保人,农村信用社采取五户联保的方式贷款,一个案件有六名被告(包括借款人配偶);二是缺席案件多,有近三分之一的案件当事人或部分当事人未到庭,由法庭缺席作出判决;三是抗辩理由多,当事人或以未收到借款,或以借款担保合同上未签字、或以借款由他人使用为由拒绝承担责任;四是借贷双方矛盾多,部分当事人对业务人员释明工作不到位、办理贷款手续不规范意见较大,审理中双方经常为此发生冲突,以往借贷案件案情简单、易审易判的情况发生了改变。

案件成因

1、国家调控政策的变化。为控制国家整体经济发展节奏,国家会利用金融杠杆进行调整。在供大于需时,国家会鼓励贷款消费,刺激经济发展;而当经济过热时,为抑制通货膨胀,国家会收紧信贷规模。有些借款人如果没有把握好发展机遇,在国家控制贷款时资金周转困难,影响按期还贷,就会产生规模性的大批案件。    

 2、借款人方面的原因。一是表现在信用观念不强, “借款到了家,随便怎么花”, 管借不管还,认为反正是国家的钱,不用白不用,故意违约不按期归还借款。二是投资失败失去还款能力,从寿光法院受理的案件看,在农业方面的投资并不是想像中的四平八稳,如我市南部投资蒜苔仓储业务,借款数额较大,在行情出现波动时往往血本无归,一轮投资失败就会丧失偿还能力。  三是擅自改变借款用途,一些借款人借款后不是用于扩大再生产,而是进行盲目消费,如建造房屋、购置生活用品等,导致收入不足无力偿债。四是单位负责人的更换,有些企业作为借款人,负责人更换后新官不理旧帐,拒不归还前任借款,导致发生纠纷。    

 3、金融机构方面的原因。一是考察不严,在对借款人、投资项目、风险评估等考察工作均未到位的情况下,盲目放贷,导致借款无法回收;二是手续不全,部分信贷人员责任心不强,出现代签合同、借款不到帐、欠缺催收手续等,引起双方对借款真实性的争议;三是责任心不强,部分信贷人员违规放贷、违法放贷,甚至出现伙同借款人骗贷的情形。有些地方政府指令金融机构向生产出现危机的企业贷款,最终导致无力回收。四是监督不力,跟踪监督措施不到位,部分借款人及担保人资信发生变化,金融部门没有及时跟踪发现并及早回收贷款,错过回收时机,最后只能以诉讼方式解决     

4、担保人方面的原因。担保人轻率担保的现象比较普遍,尤其是现在农村合作银行要求在农村中实行五户连保,甚至出现了全村都当被告的情形。担保人往往不注意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,并且对立情绪都很大,往往认为“反正钱没给我,我也没有用,当然我不能还”。金融机构遇到这样的情形只能诉诸于法律。 

处理对策     

1、加强诉前服务。在案件审理中及时发现问题、归纳问题,通过诉讼风险提示、提出司法建议、行使释明权等方式,及时向金融企业、小额贷款公司、担保公司等发出警示,提醒其注意经营风险、加强资金安全、完善保障措施。对于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案件,及时与政府等有关部门勾通协调,配合做好相关的预案工作,切实防范可能引发的群体性、突发性事件。     2、简化诉讼程序。为提高审判效率,我们在审判环节建立金融类案件绿色通道,在商事审判庭设置专门合议庭,由经验丰富的资深法官担任审判长,负责此类案件的审理,采用简易程序和模块化的审理方式,简案简审、快审快结,着力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。根据金融借款类案件的特点,我们制作了“诉讼请求确认书”,将原告诉讼请求的主要事项(如借款起止时间、借款金额、欠款数额、利息计算、主要证据等)以表格的形式列明,送达时让被告核对;被告如对原告全部诉请无异议,在该确认书上签字,开庭时法官仅做书面复核后可径行裁判。对批量起诉的案件集中安排开庭,统一裁判尺度。在法律文书制作上采用模板化方式,减少法律文书的拟写周期。     

3、重视诉调对接。寿光法院与人民银行寿光支行、金融办、企业行业协会、村级民调组织等建立了联调化解机制,搭建了信息共享与互动平台,定期主动释明法律规定、商事审判惯例,主动发布典型案例、通报工作动态,主动征求意见建议、拓宽思路方法,并充分发挥联调机制化解纠纷工作合力。对于当前经营困难、暂时失去偿债能力的企业债务人,我们注重引导银、企双方相互理解、相互支持、着眼未来、共度危机,采用担保展期、债务转移、贷新还旧等方式和平解决,努力实现互利共赢、持续发展。工作中,我们还采取向当事人发放明白纸、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等措施,将相关法律规定、违约行为导致的失信后果、拒不履行面临的法律制裁等一一列明,有10%左右的当事人在了解到可能产生的后果后主动清偿了债务。     

4、加强信息互通。在审理案件过程中,我们积极加强与相关职能机构的沟通协调,共同促进借贷市场有序、规范发展。对贷款公司非法放贷、违规放贷的,及时向公安、工商等部门通报情况;对发现有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可能的,做好与政府、金融监管部门的沟通联络,统筹协调案件的处理和风险防范。     

5、加强宣传引导。针对部分投资者法制观念淡薄、风险意识不强的现状,通过庭审释明、判后释法等形式加强法律法规及投资风险的宣传,并以以案说法、案例编报等形式,通过新闻媒体倡导理性投资、合法经营,减少高利贷、违规放贷等行为的发生,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纠纷,促进社会和谐。   

  6、坚持平等保护。在案件审理中我们发现,金融机构在部分案件中暴露出的问题也必较多,有些甚至是矛盾发生的主要原因,如冒充借款人签字、联保小组弄虚作假、贷款人资格审核不严、管理人员严重失职、制度建设和系统风险控制存在漏洞等等。对于这些案件,我们坚决不包庇、不纵容,该补救的补救、该败诉的败诉,用真实的案件和切肤之痛让金融机吸取教训、规范经营、依法经营。引导金融企业以诚实守信的经营抵御市场风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