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化调控管理 完善司法供给 寿光法院立审执步入均衡发展轨道

栏目:执行动态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7-10-21

今年以来,寿光法院突出加强立案、审判、执行各个办案环节的调控管理,做大做强诉讼服务团队、人民法庭团队和执行工作团队“三大板块”,促进了矛盾纠纷的经济、便捷、平和解决,群众满意度显著提升。  

 一、坚持问题导向,研判形势厘清思路   

 经济发展新常态给法院带来了新情况新挑战。该院聚焦当前影响法院工作发展的突出问题,尤其针对诉讼收案、未结存案“双增长”的严峻态势,扭住关键,精准发力,确立破解难题的思路。   

一是案件收结不均衡需要宏观调控。近年受经济结构调整和立案登记制实施的影响,基层法院普遍存在收案数量居高不下、存案数量高位徘徊的问题。大量案件久审不决、久执不结,存案越来越多,积案边清边积,直接损害了司法公信。在遵循司法规律和审判原则的基础上,加强对收案和结案的管控,减少增量,消化存量,成为当前法院亟待解决的难题。   二是人力配置不合理需要科学整合。部门分工越来越细,人员配置越来越散,导致基层一线力量薄弱化。人力资源调配不当,办案力量忙闲不均,严重影响了办案质效。需要对接司法体制改革,推行人员分类管理和团队运作,落实办案力量下沉,实行队伍扁平化管理。    

三是司法供给单一化需要创新完善。部分法官习惯于“坐堂问案”,调解功能弱化,不注重矛盾纠纷的实质性解决。诉讼服务和诉调对接没有真正落地,诉讼过程冗长,解纷程序繁琐,实行立案登记制后当事人的讼累仍未减轻。执行工作方式陈旧,力度欠缺,很多当事人的胜诉权益不能及时实现,降低了群众满意度。创新司法供给侧改革,解决群众司法需求的多样性与法院服务供给的单一化的矛盾,成为法院面临的时代课题。   

二、加强宏观调控,促进案件收结均衡    

顺应司法体制改革的形势,在对审判组织放权加责的同时,为防止审判运行“失控”,该院逐步建构由微观管理向宏观调控转变的审判管理模式,取得初步成效。   

一是科学调配人力资源,增强一线办案力量。坚持“小机关、大法庭”思路,落实人力资源向办案一线倾斜,做大做强诉讼服务团队、人民法庭团队和执行工作团队“三大板块”。建成由10名法官牵头的包括调解员、陪审员、书记员等50余人的诉讼服务团队,保证当事人的告诉第一时间有人管、用心管、管得好。充实人民法庭力量,在6处法庭配备106名工作人员,加强人民法庭“立审执”一体化建设,推动矛盾纠纷的基层和初始化解。执行局按照“1名执行员+1名司法警察+1名书记员”的配备模式,组建2个司法查控团队和14个执行实施团队,分段集约、团队运作、警务保障、联动规制,全面加大了执行工作力度。   

二是统筹办案节点流程,推动审判执行提速。运用“大数据”理念和手段,加强对全院、庭室以及法官个人结案和存案情况的实时把握和动态调控,确保存案的“蓄水池”水位掌握在可控范围之内。厘定审判权力清单,减少行政审批程序,提高执法办案效率。密切立审执各环节的协作,立案中主动引导当事人采取诉讼保全,审理中注重纠纷的实质性化解,减少了启动执行程序的案件数量,促进了案件的快捷和终局解决。穷尽“四查一控一限”措施,严格执行案件终本程序的适用。严格控制案件恢复执行率,申请恢复执行的须提供可供执行线索,避免执行资源空耗和执行程序空转,保障了有限的执行资源全部用于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。通过加强办案节点流程的统筹调控,案件存量下降明显。   

三是深化运行诉调对接,梯次滤化矛盾纠纷。按照“1名审判员+1名调解员+1名书记员”的配备模式,机关诉讼服务中心组建了5个以法官名字命名的法官工作室,各法庭亦分别组建了2-3个法官工作室,各法官工作室均承担调解和裁判职责,推行调裁一体、即调速裁,全程加大诉讼辅导、诉前调解、立案调解和案件速裁力度,推动了纠纷的梯次滤化和实质解决。

三、完善司法供给,满足群众期待需求   

司法服务不能满足群众需求仍是当下制约法院事业发展的根本矛盾。该院精准把握新时期司法规律,创新完善司法服务举措,着力破解司法供给侧改革的时代课题。   

一是主动超前服务,降低群众诉讼成本。就服务保障企业发展向寿光市经信局、工商联、企业家协会提出司法建议,倡导本土企业树立“相互理解、加强协作、诚信诉讼、共渡难关”的理念,对涉及的借贷、担保、合同等经济纠纷,尽量避免诉讼,慎重保全,诚信执行,营造荣辱与共、抱团发展的“小气候”,得到有关部门和广大企业的采纳与响应,本土企业之间的诉讼明显减少。诉讼服务中心建立寿光县域企业诉讼名录,与规模以上企业法定代表人和法务负责人定向联系,及时协调和指导诉外化解纠纷,5月份即利用此方式促成解决涉企纠纷5件,标的额近600万元。   

二是探索调解前置,提升办案综合效果。对案情相对简单适合先行调解的纠纷,在征得当事人同意的基础上,落实调解程序前置。协调寿光市公安局,引导交通事故当事人到法院委托鉴定,防止单方委托导致重复鉴定、中止审理带来的诉讼延宕,同时也推动了诉外调解和立案调解的顺利开展。针对出租、承包、转让等土地流转纠纷,积极促成诉外化解,避免了该类案件判决后无法执行、引发信访等问题的发生,实现办案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。   

三是创新执行方式,保障实现胜诉权益。执行局和各法庭均组建警务特勤小组,每个小组由4名司法警察组成,以电话联系、失信警示、现场督促等方式,督促当事人自动履行裁判义务,减少启动执行程序的案件数量。1-5月,通过执前督促在执行程序外消化案件141件。在执前督促过程中发现确无执行能力而当事人坚持执行立案的,落实即立、即查、即结,依法终结本次执行程序。自3月下旬起,向案件较为集中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农业银行分别派驻2个执行实施团队,组织开展了金融案件集中执行行动,现已执行回款970余万元,冻结存款360余万元,查封房产76套,既执行了一大批案件,更为金融机构清收贷款营造了声势,带动30余名借款人未经诉讼程序自动还款180余万元,源头上减少了诉讼、执行案件。结合处置“僵尸”企业,探索深化“执转破”,通过妥善审理14起企业破产案件,批量解决相关的执行案件,同时消化潜在的诉讼案件,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